786733.com

您的位置: 复式三中三 > 786733.com >

【扬眼荐书】大众文化让人平庸?你思考过它何

发布时间:2019-02-28

言其“空白”,是指两个历史时段、两则大叙事间的空当,是指80年代终结、冷战终结、中国社会与文化的悬置状态,亦旨在标识这一时段的社会意识状态真空。90年代初的中国文化场充满了谵妄式失语,显现为一个剧目频仍的空荡舞台。

及至21世纪伊始,大众文化已事实上承担起新主流意识状况的构建,其最为突出的作用便是想象性地填充诸多历史的断裂,打消现实的鸿沟与差异,供给新的合法性论述;其颇为有效的门路便是启动诸种遗忘机制以书写、置换记忆。

如果说80年代中国常识分子群体为大众文明催生、助产,旨在以非政治化途径,达成某种抵抗性政治的用意;那么,90年代全面启动的民众文化则不负众望,以充分非政治化的面目有效地履行了困境中的文化政治功能。

于是,中国大众文化一经自后景走入前台,便事实上承当起“天降大任”:宣泄、抚慰社会积郁,进而张扬其犬儒主义的大旗以消除创伤,再到构建欲望并悄悄改写社会生活的结构准则与评估标准,接着是通过对昔日主流叙述逻辑的挪用跟移置,有效屏蔽急剧的阶层分化中陡然回升的社会抵牾与抵触,命名并纾解一直满溢的无名仇恨,至此,一度低调隐没的国家形象再度正面登场。

《隐形书写:90年代中国文化研究》

戴锦华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

戴锦华/文

《隐形书写》是戴锦华传授文化研讨范围的经典代表作,详细铺陈了20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文化的种种面向,从高雅艺术到大众文化,从精英到市井,在书中都有杰出描述。更为重要的是,戴锦华教养从各种盘根错节的气象中勾勒、提炼出中国当代文化的成因、本质与走向,拓清了身在其中的各种文化迷障,找到属于这个时代的、隐形渐显的文化内涵。

因此,种种大众版历史“演义”便分内引人凝视。不仅是秦汉、盛唐、康乾盛世取代了晚明、晚清,成了负载事实寓言与中国自我假想的表象、记忆之皿,亦不仅是诸般稗史、戏说剧极为切近地为事实抵触供应者颇符民心的设想性解决;而且是种种电视、电影情节剧、类型片对现当代中国史的重写。

中公民众文化悄然登场于90年代。事实上,在80年代的悲情终结与90年代的嘈杂登场之间,留下近三年的“空白”时段。大众文化便在这特定的“空缺”处静静显影,直到淹没了全部空白的所在,并始终扩展弥散,几乎补充了世纪之交的文来日涯线。